首页 > 正文

“过完年,老板叫我不用去上班了”

来源:沈阳康平电视网 | 2020-03-30 17:21

原标题:“过完年,老板叫我不用去上班了”

2月10号以后,人们陆续回到了工作的城市。/图虫创意

春天一定会到来,但要努力撑到春天。

春天一定会到来,但要努力撑到春天。

文/马路天使

对很多人来说,漫长的春节假期即将宣告结束。

2月10日以后,企业陆续开工,不管是以在家办公还是分批到公司的方式,大家慢慢地回到了日常轨道。

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等来复工的通知。

几天前,一位朋友发来消息说,“公司没了,专心在家抗疫”。

展开全文

@有钱哥哥的普通话证书

@天堂或地狱

这样的关键时期,面临失业的人,不在少数。

对线下实体企业、创业公司甚至是中小企业来说,裁员、降薪是自救自保的举措之一。

2月6日,知名IT培训机构“兄弟连教育”创始人李超,在微信公众号中发表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表示因受疫情影响,即日起,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。

同日,北京K歌之王KTV连锁公司也宣布将于2月9日,与全部员工解除劳动合同。

对于本就面临亏损、岌岌可危的部分企业来说,此次疫情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对这样的企业来说,倒下不是坏事,是及时止损。

可对于仍在坚持的企业来说,这是一场消耗战。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等待春天,需要太多努力和运气。

根据《中欧商业评论》2月5日发布的“清华、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”报告:从账上现金流来看,67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85.01%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

中欧商业评论

专家预测2月底疫情将迎来拐点,可疫情的经济后遗症仍在继续。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业务的延缓、停滞以及现金流的损耗,未来两个月,各行业中可能出现一波人员调整潮。

2019年年初,美团网创始人王兴说:2019年将会是过去十年最难的一年,也是未来十年最容易的一年。很多人以为2020年会是“困难模式”,谁知道现实的挑战是“地狱模式”。

倾巢之下,安有完卵?在这场抗疫中,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,即使是普通人,也可能面临突如其来的考验。

发完“开工红包”

老板通知我不用去上班了

餐饮策划 Lily ,坐标厦门

就在春节放假之前,Lily还在朋友圈转发了公司的招聘信息。

Lily的公司是一家小型的品牌策划工作室,主要的业务方向是新型餐饮策划。虽然工作室只有8个人,但每个人各有强项。

随着在客户中逐渐建立口碑,老板预判今年的业务将有30%的增长。按照设想,今年团队会扩增至15人。

“去年是公司第一次发年终奖,我心想照这样下去,明年应该会涨薪。”Lily说。

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,打乱了这一切。

“临放假的时候手头还有一个项目在跟进,说好了春节要加班,可客户就跟失踪了一样,再也没来催进度。”

一开始Lily还有点庆幸,“客户不着急,我着什么急”。

没过多久,她在网上刷到了老乡鸡董事长手撕员工联名信的新闻。餐饮业这么惨了吗?后知后觉地,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失业了。

老乡鸡的创始人在采访时撕掉了员工要求不发工资的联名信,并声称工资一定发。/创始人束丛轩vlog

2月10日,听说朋友们都已经开始线上办公了,还在家中等待复工的Lily开始想念被客户折磨、熬夜改稿的日子。

等到晚上,群里终于有动静了。老板发来了“开工红包”,Lily松了一口气。可等大家领完红包之后,老板在群里发了一段很长的文字:

“最近以来,大概是我从业十几年来最闲的日子,却也是我最焦虑的日子。恐怕大家都已经知道,去年谈的大客户xx,最近已经关停了......未来三个月,公司估计都没有业务了。想了很久,最后还是做出这个决定,过完年大家可以不用来上班,公司只能按照厦门最低工资标准发工资,特殊时期,希望大家理解......”

收到类似消息的人不少。/@养了一只甜仓鼠

对于这个消息,Lily并没有多意外,只是下意识地打开自己的网上银行,查看起了账单。“厦门最低工资标准,就一千多,连房租都交不上啊!”

这次疫情,打击最严重的,是中国的餐饮行业。经济学家任泽平团队的一个研究数据指出:仅春节7天,餐饮零售的损失就达到了5000亿。

全聚德门口摆起了蔬菜摊。/@CKC创意总监

要知道在往年,春节期间正是很多餐饮企业的爆发期。根据央视新闻的统计,在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,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就已经超过了1万亿元。

疫情对餐饮行业的影响是肉眼可见的,除了星巴克、麦当劳、肯德基等寥寥无几的连锁型餐厅还在营业,其他餐厅几乎关门。

厦门软件园,所有商店大门紧锁,一片冷冷清清。/@拼命三娘

虽然Lily的公司并非餐饮企业,可他们主要服务对象正是餐饮公司。如今餐饮公司损失惨重,求生自保都困难了,更不会找他们做策划。

品牌策划圈的从业人士陈建在接受采访时谈到:“此时,对于依赖线下的餐饮行业而言,再去做品牌,几乎和拿起钱丢进水里没有任何分别。”

“不仅年前谈好的项目统统搁浅了,连之前已经签了合同的业务什么时候会启动,也没个准信。”Lily觉得这次事情很“大条”。

其中由Lily对接的一家网红餐厅的老板甚至发来消息,“身上没多少现金,到了下个月就拿不出工资来了。发完这个月工资,准备转让了”。

业务正在一个个流失,就算是进行中或者已经结束的项目,尾款也很难到位。

按照行规,他们策划公司只有在项目完成之后才会收到大部分的尾款,这意味着公司现在可用的钱不多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按照当前疫情发展趋势,对餐饮的影响将持续3个月以上。可对Lily公司来说,影响时间甚至更长。

Lily说,“疫情对我们公司的影响肯定有延长效应,如果等餐饮公司缓过来了,走上正常轨道了需要三个月,再反应到我们这边,可能需要5个月的时间。”

小公司本来现金流就不多,如何在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内维持公司的运营?

根据中欧商业评论数据,疫情期间公司面临的主要支出压力方面,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占62.78%,租金13.68%,两项合计就达到了76.46%。

@中欧商业评论

没有业务的今年,降薪观望,甚至是裁员,是微小型公司唯一能做的。

Lily对公司的这个决定表示理解。可自己每个月的房租和信用卡账单,并不会因此延后。她已经开始考虑做副业了。

刚当上小领导

开工第二天项目被撤了

旅游项目运营李鸽,坐标广州

李鸽在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,由于能力不错,不到半年时间,领导就让他负责公司的一个新项目。

“去年11月初项目才成立的,我第一时间把晋升的事情跟我妈说了。”

从毕业到现在短短4年的时间,李鸽不顾家人的反对,从事业单位裸辞,到现在终于进了当地比较知名的互联网公司,当上了项目负责人,感觉“生活终于走上正轨,可以给家人一个交代了”。

广州珠江新城:CBD的每一盏灯里,都藏着无数打工者的梦。/图虫创意

“没想到疫情一下子把我打回了原形。”

李鸽所负责的项目,是主打旅游生活方式的互联网产品,实际上就是旅游内容电商。

经过去年三个月时间的策划和摸索,项目本来已经有了眉目,“内容从策划到落地试水已经搞定、找到了靠谱的供应商,没想到死在旅游上”。

随着抗疫行动的打响,消费者被“圈”在家中,消费需求从“吃穿住行玩”简化为“宅”,旅游业受到了重创,没人旅游、更没人买他们所经营的户外用品。

消费欲望跌倒谷底。/@会飞的猪121

这个春节,为了配合防疫,媒体纷纷推出宅家指南,“可偏偏我们做的是户外用具,连内容都做不下去了。年前准备好的推送内容以及直播,统统撤掉了,硬是改编成宅家的内容”。

刚开始李鸽还心存侥幸,公司那么大,有其他主要业务支撑,我们项目应该还能坚持一下。

很快,他就听说公司新媒体矩阵春节期间的广告收入,同比减少了60%,很多客户的推广都遥遥无期地延后了。

App Growing的数据显示,2020年春节期间(1月24日~1月30日),移动广告投放数在持续走低,直到2月3日才有一点点回升;而整个1月到2月,直营电商的广告投放数量呈下降趋势。

AppGrowing

不少客户正在遭受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,“保命”尚有悬念,已经无暇投广告。

在界面新闻的采访中,创业公司线上营销的负责人张萌告诉记者,“因为疫情,公司的业务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,老板已经通知首要任务是保证现金流,尽可能的压缩支出,上半年都不太可能做投放了。”

况且,疫情之下,人人忧心,对内容的要求更加严格。“很多内容一发出去就要坐冷板凳,打开率大打折扣,就算是没有被疫情影响的广告主,在这个时候也会选择保守的投放计划。”

对刘鸽所在的公司来说,在收入锐减之下,撤掉不盈利的项目,可以让公司的弹药消耗得慢一点。这个道理谁都懂,可谁都不愿意被撤掉的是自己。

但坏消息还是来了。

复工第二天,上司就找他谈了话,项目不做了。公司的建议是转岗,可留岗位给他,但不再是领导岗了。

目前,何去何从,李鸽还没想好。

公司快没了

去年的工资还没发

街舞老师瘦瘦,坐标深圳

2月8日凌晨2点,瘦瘦终于憋不住发了条朋友圈。

“一想到哪儿哪儿都要用钱焦虑得睡不着......没有工作就没有工资。”

焦虑总在夜半十分突袭。/瘦瘦

从春节放假到现在已经一个月,瘦瘦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“看,一个月没跳舞,腹肌都少了两块”。

瘦瘦是深圳一家街舞工作室的爵士老师,如果没有这场意外,舞蹈室按计划会在2月5号开学。

《这就是街舞》综艺播出后,街舞工作室迎来了招新小高峰。/图虫创意

1月22日,深圳市教育局发布了《深圳市教育系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》。方案里明确点名了校外培训机构。不仅春节假期的课要停,春节假期后是否复课,将视疫情变化情况另行通知。

自从新冠肺炎确定人传人以来,包括街舞工作室在内的线下培训机构,统统被按下了暂停键。

瘦瘦所在的舞蹈室,取消了原本春节期间的大师课,还推迟了原本2月5号开始的第三期寒假集训课程,普通课自然也不能幸免。

“其实我也理解,开不了课,老板比我们都着急。”

对街舞工作室的老板来说,直接危机就是现金流不够。

街舞工作室几乎是预付费模式,也就是卖课卡。

可在课程兑现前,这些预收经费从法律意义上来讲,是不属于工作室的,遇到课程延期、无法兑现等,学员有充足的理由退卡。

小型街舞工作室规模较小,股东也都是街舞爱好者,本来资金就不多。

更何况,有很大部分工作室,会用已有的现金流去开分店,来保证一定速度的扩张。几个月没有进账,万一再产生大规模退卡的情况,就是雪上加霜。

没有进账就算了,“每个月的店租、签约老师和员工工资、社保,这些都是要往里搭钱的。”

像瘦瘦所在的工作室,三四个合伙人,开了三家分店。今年新开的一家还在高级商场里。瘦瘦算了一笔账:三个工作室房租加起来就有20万,签约老师工资社保等加起来也是大几万,算下来一个月支出不少于25万。

“如果三个月不开门的话,起码七八十万就要白白往外扔了。”

说完她打开手机朋友圈给我看:“你看,已经有不少同行开始做微商,卖母婴产品的、卖吃的。”

对于课程会推迟到什么时候,现在他们也没底,只是对外给的说法是2月底。瘦瘦知道,那只是为了稳住学员。

往常的舞蹈室,早就忙起来了。/图虫创意

瘦瘦说,“一般这时候舞蹈室已经开始春招了,去年这个时候一家门店光招新就收获了三十万块,但现在招新基本不敢想,主要是维持老客户”。

最近,疫情的蔓延,倒逼整个地面培训行业开始浩浩荡荡的线上转型之路。对此,瘦瘦表示“我们也尝试过”。

街舞OG走进直播间。/胡博文抖音

瘦瘦回忆起前两天在某直播平台的授课,观看的人数不到30个,看的都是熟人,看底下也有不少互动。

但她还是觉得,“街舞这种东西,还是面对面授课有氛围一点。” 线上直播上课,用户体验并不好。

根据多知网的采访,多家培训机构负责人都表示,“线上转型只是权宜之计,最后还是要等线下复课。”

除了人数问题,线上授课还面临着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——客单价。

目前已有的线上课程,普遍比线下的便宜,平常200块一节的大师课,到了网上可能就是9.9元,一时间工作室也很难对此做出调整。

某舞蹈老师的直播课。/@Tina

截至前天晚上,瘦瘦说舞蹈室的合伙人正在到处筹钱作准备,如果短期筹不到50万以上,那关闭分店或许是止损的最后保命牌。

如果到时候舞蹈室真的开不下去,瘦瘦估计自己也会失业四五个月。

唯一积极的想法是,“趁这个假期,学一学直播技巧吧,说不定以后能自己干”。

2月14日,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,人们无心庆祝。不远处,疫情控制也许即将迎来实质性的拐点,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转机的出现。

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时刻,有人在等待命运的奇迹,也有人,正试图改写命运。

待到山花烂漫时。/《荒野猎人》

[1] 疫情对各产业带来的影响究竟有多大?|虎嗅Pro会员

[2] 降薪、调业务、SOHO……2020,他们这样开工|甲子光年

[3] 复工第一天我失业了!老板说:安心在家抗疫吧,公司没了!|法律品读

[4] 疫情下,广告行业怎么办?|营销启示录

[5] 在疫情中被按下暂停键的中国街舞|NeedAYeah

[6] 教培行业遭遇第二次“紧急疫情”|多知网

[7] 2019春节假期移动广告投放洞察 |AppGrowing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聚焦
热门推荐
图片
Top